小椅子

礼成【黄祭 糖】前期杰佣(3)

     (有小可爱吐槽说太短了(ಥ_ಥ),那么这章就加长加长!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佣兵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 本来他的职责就是牵制监管者,为同伴争取时间。然而想起那次的事,他竟然不敢去面对未知的屠夫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又是杰克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 只片刻犹疑,脚下便有些白色的模糊雾气开始翻涌,升腾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该死”,奈布骂了一声,转身向雾区之外迅速跑去,在路上,不忘偶尔敲打密码机,以恐吓喋喋不休的黑鸦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不能有一点点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很明确的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,而他也确实觉得有逃避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跑了这么久,他也终于发现了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一个同伴也没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其他地方都清清朗朗,唯有教堂中心浓雾迷茫,佣兵拿出通讯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五条密码未破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队友情况良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艾玛,欧菲娜,克利切已牵制监管者十几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嗯?新战术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越发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他听见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佣兵警觉地回头,却只见到了祭祀菲欧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心中一凛上前:“祭祀小姐!这……为什么?你们刚才都去干什么了?密码机也不解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碰见监管者了,有些麻烦。”菲欧娜说着准备好的台词,有礼貌的笑笑,用眼神示意了旁边的一台电机,“那么奈布先生就解这一台,我去找下一台,现在还是破译要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心下一沉,为了自己的私事拖累队友这种事未免也太自私,他自嘲的笑了笑,却突然想到什么,还未抬头便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:“如果不到必要时少翻窗,那些怪物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du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听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菲欧娜从窗户上跳下来,抱歉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瞬时心跳大作,密码机附近的空间开始扭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能再被抓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废弃的教堂墙附近有不少建筑用的沉重木板,雇佣兵自然知道最佳使用它们的办法,学会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工具一向是生存的必修课。奈布在高大的木板面前静立,木头特有的厚实让他感到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不如说,从战场和烟火的直觉来讲,他并没有嗅到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没有杀气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也是,又怎么会有?佣兵低头看了看左腿上的伤口,一时只觉讽刺,若这次又像上次那样,那他倒还不如直接上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奈布。”男人的声音把奈布从思考中拉回,他抬起头,直直撞上杰克血红的双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开膛手抛弃了他惯用的优雅带点冰冷的礼服,打扮得精致而又热烈,虽然没有笑,但是投向他的目光,是那种努力想要看起来温和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愣着神,大脑里转过千百杂乱的头绪,理智告诉他应该快走,可情感将他牢牢地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雾气开始升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一样,“你在养雾区,”他厉声道,随即眼中换上嘲讽,“又是骗我中刀的新方法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没有多说话,面对着质疑自己的恋人,他缓缓地抬起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年轻的雇佣兵忍不住到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疯了!?哪有监管者不带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是两只人类的手,不见泛着寒光的锐利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样你就不会中刀了呀。那么,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弯下腰,向奈布伸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别想多了,小奈布,”他的语调上扬:“上次可是唯一的机会,你不走,可就再也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你要的自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的呼吸急促起来 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喜欢我抱,也不喜欢气球。”,杰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:“那么,牵着你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谁会相信一个骗子啊,”奈布狠狠地撇开头,手却粗暴地拽住了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路,心跳如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surprise!”脚刚刚踏进红教堂,就听见艾玛小姐充满欣喜的声音,接着她在密码机上敲上最后一下,密码机立刻发出如昼的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接着有七彩的光点旋转跳跃而下,奈布抬起头,克利切在屋顶的破洞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甚至看见了新来的监管者黄衣之主,虽然看不清表情,触手不规则的摆动却使他的心情招然若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刚“坑”过他的祭祀小姐也不知何时站在了宣誓台上,她看起来很紧张,声音却依然虔诚而庄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向神明大人祈愿,你们的相恋,得到了上天的眷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,奈布感受到的,是恋人手里灼热的温度和爱意。






终于结婚啦!
至于杰克之前怎么骗了奈布,将写在番外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杰佣专场结束,之后就是黄祭了。•̀∀•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礼成 【黄祭糖】(2)前期有杰佣

       “哈斯塔,麻烦再帮我系一遍后面的带子可以吗?”    

       “不系,你都系了十七八次了,还有什么好系的?”有些手忙脚乱,不,触忙触乱的黄衣之主向杰克翻了翻白眼,“你已经比玫瑰爵更优雅,比赤鹗更喜庆了,尽管放心。” 杰克噎了一下,一时有几分无语,转向一边正在敲电机的园丁小姐:“艾玛,今天看你特意在帽子上戴了五朵白玫瑰,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”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。”艾玛干脆利落地否决下来,眼看杰克又要无语凝噎,她苦恼地舔舔嘴唇,眼珠一转,又忽而一笑道:“我叫艾玛·伍兹,那就戴五朵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时楼上正固定七彩手电的克利切不由得哈哈大笑:“那如果再加一朵,小艾玛是不是就要改名叫艾玛·陆兹了呀,哈哈哈哈……哇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笑声瞬时被惨叫声所取代,可怜的克利切眼泪汪汪地捂着脸,看着自己面前还在微微颤动的、来自工具箱的一只钳子,委屈地缩成一团:“小艾玛又欺负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说,”杰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,“都那么久了,奈布怎么还不炸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哈斯塔拿出通讯器看了看,面无表情地说:“五台密码未破译,雾区没有,聆听无效,没有交互声音,没有乌鸦爆点,目测没有明显的密码机正在晃动。杰克,奈布只怕是在躲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确实可能是这样,毕竟上次稍稍骗了他一下。”杰克挫败地挠挠脑袋,有点不甘心地问:“可是他总不解密码机,会有乌鸦盘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他只要隔很久碰一下密码机,并且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就行……咦?翻窗交互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嘿嘿。”艾玛得意笑笑,“奈布大概是感觉到了我们的阴谋,躲起来了,不过,刚刚我可是让祭祀小姐在他附近,悄悄翻了个窗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杰克!”哈斯塔猛然抬头“你快传送到附近的密码机!杰克!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哪里还有杰克的影子呢?只怕是园丁小姐话还没说完,就已经走了吧。



  喜欢杰佣却写黄祭的奇怪写手

  好像把黄祭也写成杰佣了。。(不!)

  呃,后期还是主黄祭啦

   下一章就结婚吧( •̀∀•́ )

  想写刀。。。

礼成【黄祭 糖】{1}前期有杰佣

      “红教堂曾举行过一场未完成的婚礼,据说在教堂树下甚至能找到新娘未出口的誓词。”   
    
       杰克的声音从前方黑暗中传出,带点窃窃的甜蜜:“但是我决心要完成这一场婚礼,和奈布一起。”    
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那么吾就先道声恭喜了。”哈斯塔微微点头示意,有些担忧于友人眼中从未出现过的宠溺与温柔,忍不住皱眉问道:“那个雇佣兵……到时候如果离开了庄园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,但是他说他想留下来。我本来以前也强行想放他走,但是他剧烈挣扎到弄伤自己,也不愿意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他说有我在,就像家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昔日冰冷无情的开膛手学会了温柔,连声音也充斥着一点浪漫。这段时间,欢笑,烦躁和莫名的执念缠绕在他的身上,就连优雅和从容都少了很多。这样的变化哈斯塔看在眼里,暗自心惊的同时竟有几分羡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海神大人素来向往求知欲强盛的灵魂,这种新鲜而陌生的感情令他为之恐惧,也为之向往,就像海底畏极了光的鱼想浮上水面看看朝霞和太阳,正胡思乱想之际,杰克向他发出了邀请:“婚礼就在明日红教堂中,请务必出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哈斯塔点头应允,又听得杰克继续说:“像这种地方……本是不详,所以,我想我需要海神大人的祝福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还海神大人……”,哈斯塔自嘲地笑了笑:“吾不过是一届邪神罢了,只怕是要更不详了,再说,我赐福的力量也无法直接传达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我邀请了祭祀小姐。”杰克自如地笑笑,“据说是因为神明大人的指引来到此处,就是前几天来的,人都还没有认全,怪不得你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祭祀吗……就是那些眼神疯狂,举止夸张的人?哈斯塔本能地有些头疼,不过自己是邪神,信仰自己的信徒,大概本就不能奢求是什么正常人吧。。


祭祀下一章出( •̀∀•́ )
喜欢着杰佣却写了黄祭的奇怪写手
私设有

萌新临摹(ง •̀_•́)ง